编者按:

  20世纪以来,西方国家在科技革命和全球化浪潮推动下,进入生产力迅速发展的“黄金时期”。然而,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使西方发达国家受到重创,国际社会出现了“资本主义向何处去”的大辩论。此次危机是预示资本主义制度的结束,还是在资本主义制度范围内的调整?资本主义社会将出现什么样的新特征?弄清这些问题,对中国更好地参与全球治理,确定国家长期发展战略,有着重大现实意义。为此,中国经济时报刊发了国家行政学院经济学教研部副主任董小君撰写的八篇系列研究报告,以飨读者。

董小君

  国家行政学院经济学教研部副主任、博士生导师、教授、学科带头人,全国“四个一批”国家级人才,国家“万人计划”哲学社会科学领军人才,“新世纪百千万人才工程”国家级人选,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

(一)长期结构调整将是未来西方国家的新常态

  长期以来,以少数西方发达国家为中心的世界经济治理机制,缺乏公平性。危机后,加速了全球经济治理的变革。全球经济治理正经历着由以大国格局为基础的国际体系,向以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依存互动为基础的世界体系转型。中国要积极参与全球治理,努力将自身的利益及理念在未来的世界体系中得到体现。

(二)西方“三位一体”话语权呈现新动向

  全球化时代,国与国之间存在两种不同的财富和权力:一种是“硬财富和权力”,即空间疆域内的财富和权力;另一种是“软财富和权力”,即符号性存在的财富和权力。规则制定、标准控制以及评级话语权,正是这种符号性“软财富和权力”的集中体现。规则意味着国家财富话语权,标准意味着一国产业话语权,评级意味着引导全球资金流向的话语权。

(三)低碳经济是发达国家管控世界新方式

  “低碳经济”表面是气候问题,背后关系着各个国家未来的核心利益。当前,低碳经济之所以从技术创新和经济问题上升为政治范畴,是发达国家在其世界主导地位遭受新兴国家挑战后,试图利用科技话语和法律话语来继续管控世界的新方式。它必将反映在货币结算、全球投资、贸易标准和技术竞争中。        

(四)新一轮工业革命的本质及实现路径

  在新一轮工业革命中,中国如何成为领跑者?现阶段,中国应采取“软硬兼施”的“混合版”模式,即通过CPS,实现信息的软与物理的硬之间融合。一方面,努力从消费互联网向工业互联网转型,关注大数据和云计算在制造业领域的运用;另一方面,中国有比较完善的工业体系,有制造业赖以生存的广阔市场,在制造业中间环节,中国选择德国的标准更适合。

(五)认清发达国家能源革命的战略意图

  纵观人类历史,每一次生产力的巨大飞跃和社会的重大进步都离不开能源变革。伴随新一轮工业革命,必然是能源革命。哪个国家能抓住新一轮能源革命与工业革命机遇,就能顺势崛起。掌握能源就等于掌握了工业革命的命脉。美多年来,荷兰、英国和美国都拥有价格低廉的能源,这种低廉的能源优势直接转化成了经济、货币、军事和地缘政治优势。

(六)深刻认识发达国家名义开放与实际开放的差别

  金融危机爆发以来,发达国家对国际市场开放有了新的要求和新的特点。一方面,对本国市场的开放,往往利用法律传统、市场力量,通过技术性的要求、程序化的规定等,实行一系列可解释性的限制措施,从而形成了“大门开放,小门不开”的格局。另一方面,对于新兴经济体市场开放,要求采取“负面清单”方式,迫使其更大程度地开放。

(七)国际金融监管规则演变呈现新特征

  本轮金融危机后,德法两国主导的欧盟在巴塞尔委员会话语权日益提升,发展中国家也迅速崛起,严重危及了美国原有领先地位;面对内外交困,美国改变策略,开始实施第四轮金融监管规则的演变;面对新一轮国际金融监管规则的重塑,我国既无法回避和反对,又不能完全亦步亦趋,唯一的办法是充分利用各类资源和平台,寻求破局之策。        

(八)准确把握危机后国际资本流动新趋势

  国际资本流动的实质是资本在收益性、安全性和流动性之间的平衡。判断国际资本流动趋势时应考虑长期因素和短期因素。短期国际资本流动与一个国家的财政货币政策以及国际间的套利投机等因素有关;而影响国际资本的长期因素,则与全球政治经济以及贸易格局调整有关。正确认识和把握后危机时代国际资本流动新的特点,是提高中国国际竞争力的关键。  

 

 

中国经济新闻网制作

Copyright @ 2017中国经济新闻网.com版权所有 网站备案:京ICP备07019363号

电话:010-81785256  传真:81785256

专题策划:毛晶慧  责编:蒋帅  技术:李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