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
  现在距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不到五年时间,扶贫开发工作已进入“啃硬骨头、攻坚拔寨”的冲刺期。各地在扶贫攻坚上如何进一步理清思路,采取力度更大、针对性更强、作用更直接、效果更可持续的措施,特别是精准扶贫、精准脱贫如何推进,备受各界关注。中国经济时报从9月30日起开始刊登“精准扶贫调查”栏目,把全国各地好的经验和做法介绍给读者。

叶兴庆:中国将继续发挥扶贫领跑者作用

——访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农村经济研究部部长叶兴庆

  近年来,我国在消除贫困方面取得了极大进展,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2015年我国农村贫困人口从上年的7017万减少到5575万。年度减贫1000万人以上的任务超额完成,“十二五”时期扶贫开发圆满收官。同时也迎来了脱贫攻坚期,十八届五中全会提出,到2020年我国现行标准下农村贫困人口实现脱贫,贫困县全部摘帽,解决区域性整体贫困。从扶贫到脱贫只有一步之遥,如何扎实走好这一步十分关键。对此,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农村经济研究部部长、研究员叶兴庆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专访时表示,在实现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中,中国发挥了引领示范作用。而未来推进发展议程、消除绝对贫困和改善底层40%人口的收入状况,需要进一步实施政府主导的扶贫战略。——【全文】

  经过改革开放30多年来的努力,我国走出了一条中国特色扶贫开发道路,使7亿多农村贫困人口成功脱贫。党中央、国务院近年来高度重视扶贫工作,把扶贫开发工作纳入“四个全面”战略布局,提出和实施了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新方略,制定了一系列力度大、针对性强的重大举措,并取得了显著成效。——【全文】

  打赢这场扶贫脱贫攻坚战,基层是主战场,人才队伍是关键,选派第一书记和组建扶贫工作队驻村工作是推进扶贫攻坚、夯实基层发展基础的有效机制。第一书记德才素质选得准不准、下不下得去、干得好不好,扶贫工作队的水平及对农村贫困问题是否了解、工作状态如何,直接关系贫困地区群众的“获得感”——【全文】

  我国的扶贫工作主要面临以下问题。 首先,在精准识别方面存在突出问题,要把建档立卡做到动态跟随。汪三贵认为,要保证所有贫困人口真正被识别出来,并得到扶持还是有一定难度的。其中最主要的问题是地方上没有非常精确的统计数据,而且,很多基层政府在识别贫困户方面缺少重要的基层指标——【全文】

精准扶贫调查(1)·山西篇(上)“
精准扶贫”的山西答卷
  在国家扶贫开发工作的版图上,山西是备受瞩目的重点省份之一。全国有14个集中连片贫困区,山西就有吕梁山、燕山—太行山2个;全省119个县(市、区)中有58个贫困县,其中36个是国定贫困县。7993个贫困村占全省行政村总数的28.3%,232万贫困人口占乡村人口总数的14.08%,贫困人口数量和贫困发生率分别排全国第11位和第9位。现有贫困人口的80%以上集中分布在残垣沟壑区、山区和高寒冷凉区,生存发展条件异常恶劣,是贫中之贫、困中之困——【全文】


































精准扶贫调查(2)·山西篇(下)
双向互动 山西啃下脱贫攻坚“硬骨头”
  “精准扶贫就是要解决扶持谁、谁来扶、怎么扶和如何退的问题。”山西省扶贫开发办公室(以下简称“山西省扶贫办”)副主任张建成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这四个问题是扶贫过程中需要把握的关键环节。山西现有贫困人口80%以上集中在自然条件恶劣、生态环境脆弱的吕梁山黄土残垣沟壑区、太行山干石山区和北部高寒冷凉区,这些困难群众致贫原因复杂、自我发展能力不足,成为山西脱贫攻坚最难啃的“硬骨头”。
——【全文】

精准扶贫调查(3)·云南篇(上)
云南扶贫:综合施策精准发力
  云南是集边疆、民族、山区、贫困为一体的特殊省情,贫困地区和贫困群众是云南与全国同步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最大、最突出的“短板”,具有贫困面广、贫困程度深、贫困人口绝对数量大等特征,并且大多属于比较“难啃的硬骨头”。 统计数据显示,到2015年年底,云南省还有贫困人口471万,贫困人口数量居全国第2位、片区县和重点县数量居全国第1位,仍然是全国农村贫困面最大、贫困人口最多、贫困程度最深的省份之一。 近年来,云南高位谋划推出了一系列组合拳
——【全文】

精准扶贫调查(4)·云南篇(下)
云南产业扶贫的会泽实践
  会泽县是云南第一贫困人口大县,脱贫攻坚任务十分繁重,截至去年底,尚有32.9万建档立卡精准识别贫困人口。 作为一个国家级贫困县,地方财力十分薄弱。根据云南省的脱贫攻坚目标,到2019年要实现贫困县、贫困乡、贫困村、贫困人口全部脱贫摘帽。 云南是全国扶贫攻坚的主战场,会泽县又是云南扶贫攻坚的主阵地。如何让会泽县32.9万贫困人口在未来四年如期实现脱贫是摆在当地决策者面前的一大难题。 因此,在进村入户调查研究基础上
——【全文】

精准扶贫调查(5)·甘肃篇(上)
银政合作 甘肃探索金融扶贫新路
  今年7月,甘肃省被国务院督查组评为“全国金融扶贫的先进典型”,在全国金融扶贫工作电视电话会议上作了经验介绍。 据了解,甘肃省于去年6月制定出台了《关于扎实推进精准扶贫工作的意见》和17个专项配套实施方案,形成了“1+17”的精准扶贫工作方案。这一揽子方案包括了金融扶贫、文化扶贫、教育扶贫、卫生扶贫、电商扶贫、交通扶贫等含金量很高的切实举措。尤其是在金融扶贫方面,甘肃加强银政合作,为精准扶贫提供金融支撑
——【全文】

精准扶贫调查(6)·甘肃篇(下)
甘肃金融扶贫:扶志、扶智、扶贫相结合
  从近期中国经济时报记者在甘肃天水、陇南等六个市20多个县区的调研采访情况来看,银行业金融机构与当地政府紧密配合,用好精准扶贫各类贷款,做好贷款发放、回收、管理工作,同时做到扶志、扶智与扶贫相结合,有效推进精准扶贫顺利实施,带动当地贫困户脱贫致富。 在创新贷款模式方面,以甘肃省农村信用社为代表的银行业金融机构,结合各地实际发展情况,推出直贷模式、行业带动模式、贷资分红模式等,做到有的放矢,满足贫困农户
——【全文】

精准扶贫调查(7)·湖北篇
湖北:精准扶贫 不落一人
  在北省是扶贫工作的大省,国家11个连片特困地区湖北占3个,加上省定的幕阜山片区,共4个片区,涵盖37个县市、4821个村、192万户、590万人。到2019年底,湖北省建档立卡的贫困人口要全部脱贫、贫困村全部出列、贫困县全部“摘帽”,实现“一有(有稳定收入来源)、两不愁(不愁吃、不愁穿)、四保障(教育、住房、医疗、养老有保障)”。湖北扶贫攻坚时间紧、任务重。 按照“精准扶贫、不落一人”的总要求,到2019年底,湖北省要完成贫困人口全部脱贫的任务 ——【全文】

时报时评
中国减贫模式的世界贡献
  事实上,自新中国成立以来,尤其是改革开放近40年来,中国的减贫事业对全球可持续发展产生了举世公认的深远影响。因为中国的减贫模式,无论是通过改革开放解放生产力,还是农村改革的整体路径设计,以及当前的精准扶贫战略,都贯穿着一条明确的减贫理念,那就是“发展是脱贫的根本”。如学者韩立群在一篇文章中说,“中国的减贫抓住了这一关键,并由此形成了具有中国特色的减贫工作体系,具有高度的系统性、完整性和科学性。” ——【全文】

精准扶贫调查(8)·湖南篇
湖南力推精准扶贫
  目前,湖南有596万贫困人口,51个贫困县,这些贫困人口大多集中在湘西、湘西南地区以及周边的山区,处在江南丘陵向云贵高原山地的过渡地带,恶劣的自然环境是这些地区人口贫困的一个重要原因。再加上地理位置偏僻,远离中心城市,交通极为不便,在获得资金、技术、人才、商品等发展经济的要素方面受到限制,丰富的资源优势也难以转换成经济优势。要打赢扶贫攻坚这场硬仗,关键要在精准扶贫上下功夫。今年3月以来,人社部、国务院扶贫办 ——【全文】

精准扶贫调查(9)·青岛篇
青岛精准扶贫打出组合拳
  青岛作为沿海开放城市,经济基础较好,没有国家标准的贫困人口,但该市按照国际贫困标准,将市级贫困人口识别标准确定为4600元,分别高于国定、省定贫困标准68%和38%,同时将本市确定的310个经济薄弱村和10个经济薄弱镇一并纳入脱贫攻坚对象。在精准识别的基础上,举全市之力深入扎实地开展精准扶贫工作。山东省委常委、青岛市委书记李群告诉记者:“脱贫攻坚,成败在于精准。只有开对了‘药方子’,才能拔掉‘穷根子’。——【全文】

   

 

中国经济新闻网制作

Copyright @ 2016中国经济新闻网.com 版权所有 网站备案:京ICP备07019363号

电话:010-81785256  传真:81785256

专题策划:毛晶慧  责编:蒋帅  美编:周梦鸽  技术:李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