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

  今年5月,习近平总书记在河南考察时首次提到,“我国发展仍处于重要战略机遇期,我们要增强信心,从当前我国经济发展的阶段性特征出发,适应新常态,保持战略上的平常心态。”7月29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和党外人士的座谈会上又一次提出,要正确认识中国经济发展的阶段性特征,进一步增强信心,适应新常态。而最近,《人民日报》连续三天在头版位置刊登“新常态下的中国经济”系列评论,具体阐释了“中国经济新常态”的内容和意义。那么,到底如何理解中国经济运行新常态的提法?又该如何适应新常态?新常态下面临哪些挑战?新常态下的宏观政策何去何从?围绕这些问题,本报采访了多位国内知名的经济学者,以期全面、深入探讨“新常态”,敬请关注。

 

新常态是追赶周期中的阶段性新特征
——访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经济研究部部长 余斌

  新常态阶段的经济增长目标、经济增长方式及政策因应等都须进行系统性调整,所以“新常态”并非一个简单的概念,而是中国在“追赶周期”中出现的阶段性新特征,其背后有数理模型和理论体系的研究支撑。在经济运行新常态下,理想的经济增长速度应该在7%左右,而宏观调控是平抑经济增长波动的。当经济增长出现大幅度滑坡的时候,采取一些刺激性措施让经济能够平抑波动,延缓其下降,这是可行的、需要的。但是,我们还是应该更多地强调通过改革措施达到平抑经济波动的目的,改革无论如何强调都不为过。——【全文】

新常态下的宏观调控应更多遵循市场规律
——访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副所长 张车伟

  新常态现在更多的是指经济增长,因为我国经济经过30多年的高速增长以后,现在已经进入了一个新的换挡期,在这个时候,中国经济增长可能出现一些变化,比如从经济增长方式到经济构成都会发生一些变化,是有别于过去的增长方式和增长模式。新常态的这个“新”还会持续一段时间,不是一两年就变了,过去的增长方式持续了三十年,新常态虽不能持续三十年,但也是相当长的时间。当前稳增长面临的问题是,中国经济增长的基本条件和支撑中国经济的基本因素并没有发生根本性变化,刺激经济增长的阻碍因素更多的是和分配方式甚至结构变化、结构转型有一定关系。——【全文】

以城市化为中心进行结构大调整
——访中国宏观经济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 王建

  今年二季度中国经济增长率提升到7.5%,这是令人高兴的事情。但我还是要指出,这种回暖并不具有可持续的基础,因为造成回暖的主要动力是外需。对这个问题已经无需反复论证了,只要看到,直到去年年底,美国的工业比危机前只增长了1.2%、日本降低18%、德国降低0.5%,但同期美国股市却涨了超过40%、日本超50%、欧洲也是大涨,就可以知道,发达国家的经济复苏是重归泡沫,而次债危机的爆发已经证明,是泡沫迟早会破,我认为,很可能会破在明年这个时候。中国目前的经济复苏,也是靠再次恢复到次债危机爆发前的轨道,即还是必须先有外需的扩张,才有国内生产的增长空间。——【全文】

发动传统增长引擎培育新经济增长点
——访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院长 杨瑞龙

  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中国经济经历了30多年的快速增长时期,除去这期间的短暂波动,例如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基本上这30年来一直保持两位数的高速增长。2008年我国面对世界金融危机的冲击,政府推出了4万亿的经济刺激政策,这使得2009年3月经济就开始迅速反弹。但是,伴随着2010年底CPI由负转正,经济出现了下行。但当时大多数人认为本轮经济下滑是一种短期现象,宏观经济很快就会触底反弹,所以很多人用 “前低后稳”、“前低后高”来形容当时的经济波动。但是,从2010年底到2014年初,3年多的时间,经济却始终不见反弹。针对这种经济连续下滑的现象,学界提出所谓“新常态”的问题。——【全文】

以平常心看待中国经济运行新常态
——访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中国宏观经济研究中心主任 卢锋

  全面观察我国经济运行实际情况,也有一些阶段性特征表现不好完全用新常态解释,尤其是目前经济下行压力和相关困难,其实与早先宏观失衡派生的调整过程有关。平常心不是说不要宏观调控政策。关键要把短期宏观调控政策实践与科学宏观调控架构创新结合起来,坚持货币与财政等宏观总量既不收紧也不放松的方针,着力维持大体中性的货币信用与宏观政策环境,并在此基础上大胆让市场机制调节和出清,推动经济走势逐步向新常态指示方向收敛。如果广义货币与社会融资总额还在每年以13%-15%上下增速扩大,宏观经济形势不会糟到哪里去,这时不必因为经济一时短期波动而过多地干预。——【全文】

“新常态”下经济发展仍需有合理的速度
——访国家行政学院经济学部主任 张占斌

  我理解,新常态是我国经济增长从高速进入中高速阶段的从容状态,它揭示了我国经济发展阶段的新变化、新特点,强调经济发展既不能片面追求过去那种粗放的高增长,也还要保持合理发展速度防止经济惯性下滑。这种辩证思想对中国经济发展至关重要。发展是社会进步的综合概念,包括诸多方面,但是社会发展的各个方面并不是平行并列的,其中经济发展属于基础和决定地位。7月29日,中央政治局会议提出,发展必须是遵循经济规律的科学发展、必须是遵循自然规律的可持续发展、必须是遵循社会规律的包容性发展,这是新常态下,我国经济发展必须遵循的三个规律。——【全文】

又好又快的新常态需要持续改革与创新
——访中国人民大学中国经济改革与发展研究院教授 宋立

  我认为,新常态就是新发展阶段的一些一般性的新特征。我们现在的经济到了新的发展阶段,与过去那个阶段有些不一样的东西。过去是全球化峰值阶段,我们也是劳动力的峰值阶段,出现了高速甚至超高速的增长。现在进入了新阶段,全球化回潮了,刘易斯拐点到了,劳动力供求关系发生了变化,我们从高速甚至超高速转入中高速阶段了。其他的变化都与这些相关。从目前已有的对新常态的一些解读来看,我认为存在两个重大区别:新常态到底是客观特征还是主观愿望?是现实状态还是理想状态?应该讲,新常态本身是一个客观状态、现实状态,是一些客观特征。——【全文】

“新常态”既是挑战也是机遇
——访国家行政学院决策咨询部副主任 王小广

  近4年来,经济增长速度平均是8.1%,估计今后4年是7%左右,单纯从数字上看并不是“升”,而是“降”。但我们也要看到,将来7%的增长速度,其质量要远远高于目前的接近8%和之前的9%、10%。也就是说尽管速度在下降,但效益却在提高。所以,我认为“稳”是增长速度,“进”并不是指速度,希望今年速度7.5%,明年“进”到8%,后年达到8.5%或9%,这也许在过去可以实现 (旧常态下),现在是新常态,“进”指的是经济结构优化或经济质量的明显改善。可以这样说,新常态对我国经济发展而言,既是前所未有的挑战,也是千载难逢的机遇。 ——【全文】

结构调整是新常态首要任务
——访中国改革基金会国民经济研究所副所长 王小鲁

  我认为我们现在是处在一个结构调整时期或者叫转型期。由于过去积累了很多矛盾,造成经济结构失衡,所以导致近一个时期经济增速下滑,而且泡沫和经济风险的因素也在孵化之中。如果这些问题应对不当,继续维持过去一些老的做法,例如过分关注短期增长,过度依赖投资扩张拉动经济,那么很可能造成更大麻烦。因此当前的关键是能否顺利进行结构调整或者说经济转型。当前的首要任务不是保增长,而是要促改革、调结构。所谓促改革,就是要通过改革解决收入分配失衡问题、通过改革促进结构调整,使得结构逐渐恢复平衡。只有结构恢复平衡了,才可能有长期可持续增长。 ——【全文】

应从国际、国内两个视角来看待新常态
——访中共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所所长 韩保江

  新常态是习近平总书记在过去的基础上,审视新时期我们面临的国内、国际两个大局得出的一个新的论断。从国际来看:新世纪之初,欧美等发达国家去工业化,大力发展虚拟经济,这给我国出口带来了巨大的商机,特别是2001年,我国加入WTO之后,世界市场为我国传统的发展方式提供了很好的机遇。但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欧美等国家意识到完全去工业化、过度依赖虚拟经济会带来严重的后果,开始了再工业化进程,强化制造业生产,再加上意识形态的因素,力图减轻对中国的依赖。以出口作为“引擎”的经济发展方式受到限制,“倒逼”我国需要迫切转变经济发展方式。 ——【全文】

 
 
 
 

 

中国经济新闻网制作

Copyright @ 2014 中国经济新闻网.com 版权所有 网站备案:京ICP备07019363号

电话:010-81785256  传真:817852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