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阅读

首页 > 原创频道 > 深度阅读

徐洪才:做实金融监管协调机制

——访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总经济师徐洪才

中国经济新闻网 2017-07-17 13:58:52

  ■中国经济时报记者 刘慧
  
  每五年召开一次的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对金融行业影响深远。7月14日至15日,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在北京举行。习近平总书记表示,“金融是国家重要的核心竞争力。”此次金融工作会议围绕服务实体经济、防控金融风险、深化金融工作改革三项任务,对做好今后一个时期金融工作作了部署。
  
  对于如何推进构建现代金融监管框架,保障国家金融安全,中国经济时报记者独家专访了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总经济师徐洪才,他表示,当前要促进金融稳定和发展,首先要落实全国金融工作会议精神,把防控金融风险放在重要位置。要防止风险积累和扩大,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底线。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在十九大之前召开,就是要总结和分析过去五年的金融形势,为未来金融稳定与发展奠定基础。特别是,“一行三会”等金融监管部门,要与时俱进,加强监管协调,改善金融监管,共同维护国家金融安全,打造我国金融体系的国际竞争力。
  
  防控六大潜在金融风险
  
  中国经济时报:最近两三年里,我国金融市场波动加大,资金也存在一定程度“脱实向虚”的现象,防控金融风险的呼声日益升高。你认为当前主要的潜在金融风险有哪些?
  
  徐洪才:从国内外经济金融环境分析,当前主要的潜在金融风险点包括六个方面,包括外部冲击的风险、国有企业杠杆率过高的风险、资产泡沫风险、互联网金融风险、影子银行风险、地方政府债务风险。
  
  一是外部冲击的风险。目前,美国经济进入加息周期,国际资本回流美国,中国面临资金流出和人民币贬值的压力。这在过去几年已经有所显现。在这种形势下,中国要努力维护金融稳定,不让热钱在其中兴风作浪,防范外部冲击风险。眼下的形势还不错,但在2016年下半年,形势还是比较严竣的。当时存在“做空人民币”的声音,今年以来,形势已经稳定下来。
  
  二是国有企业杠杆率过高的风险。中央提出“三去一降一补”中的降杠杆,就是要降国企杠杆,国企负债率居高不下始终是一个潜在风险。目前,经济下行压力仍然很大,民间投资积极性还没充分调动起来。过去两年,国有企业在固定资产投资中是一马当先,只能用变相扩大负债的方式筹集资金,潜在风险在上升。而且,过去几年国企应收应付款上升得比较厉害,在资产负债表中看不出来,但这是一个潜在风险。对20年前出现的“三角债”,大家可能还记忆犹新。当经济下行时,容易出现债务链,你欠我的,我欠你的。最近几年,出现了不少企业债违约事件。
  
  三是资产泡沫风险。最近十年来,一线城市房地产泡沫风险逐渐积累。2016年国庆节出台针对性政策调控以后,市场逐渐稳定了下来,今年5月份,市场拐点随之出现。下半年,房地产投资将会下滑。2016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曾提出,要建立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长效机制。但是,房地产泡沫风险一直存在着,需要用很长时间来消化,更需要相关配套改革,如房地产税收制度、农村土地制度、社会保障制度、户籍制度改革等及时到位。
  
  四是互联网金融风险。前两年,互联网金融领域出现很多“P2P跑路”事件,2016年以来,情况渐渐好起来。加强金融监管并非要“一棍子打死”,而是要进行疏导。实际上,很多互联网平台公司并没有守住“不搞资金池、不变相担保、不做标准化交易”。未来,我们要大力发展普惠金融、消费金融,很多互联网公司都在做这些事,包括腾讯和阿里巴巴等,这是必然趋势。金融创新领域,管死了不行,放任自流、任其野蛮生长也不行。在创新和监管、发展和稳定之间要把握好平衡。
  
  五是影子银行风险。过去十年,我国金融机构“表外”业务过快膨胀,积累了一些潜在风险。最近两年,银监会等部门发力监管,加大了对非标准化理财产品或资产管理业务的监管。今年上半年,金融业加快“去杠杆”,主要是针对金融同业业务快速上升,理财产品快速膨胀,出现的“脱实向虚”现象。由于虚拟经济过度膨胀,实体经济特别是小微企业和民营企业得不到资金“阳光雨露”的滋润。加强监管措施已经起到了一定的效果。
  
  六是地方政府债务风险。我国公共部门债务率并不高,目前我国中央政府和地方债务总规模占GDP比重在60%左右,这在全球似乎是最低的。当年财政赤字占GDP比重只有3%,也在可控范围内。但有不少“或有债务”,家底并不清楚,我们不能掉以轻心。一些地方融资平台,还有PPP项目在有些地方也变换着招式,实际是以扩大地方国企债务来实现的。近年来,落实《预算法》,建立地方财政预算硬约束机制,实施政府债务置换,以及建立地方政府发债机制,“堵邪门,开正门”,潜在风险正在化解。
  
  做实金融监管协调机制
  
  中国经济时报:前几年,与货币政策较宽松相随的就是金融监管整体趋松。在货币较宽松、实体经济疲弱的环境下,增加的货币供给大量流入资产领域。2014年、2015年股债双牛,但2015年中股市异常波动,房地产成为投资热点,一二线城市房价上涨,直到去年底一些地方政府出台严厉调控政策后才逐渐降温。你认为未来的金融监管应当如何协调发挥作用?
  
  徐洪才:过去几年,我国金融体系确实存在一定程度的“监管套利”和“监管真空”现象。虽然加强金融监管的口号一直在喊,“一行三会”之间协调机制也有,但实际协调比较“虚”,定期或不定期开会而已,约束力较弱。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决定成立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就是要“做实”监管协调机制,补齐监管短板。会议强调,要强化人民银行宏观审慎管理和系统性风险防范职责,落实金融监管部门监管职责,并强化监管问责。坚持问题导向,针对突出问题加强协调,强化综合监管,突出功能监管和行为监管。与此同时,地方政府也要按照中央统一规则,强化属地风险处置责任。金融管理部门要培育恪尽职守、敢于监管、精于监管、严格问责的监管精神,杜绝失职、渎职行为。要健全风险监测预警和早期干预机制,加强金融基础设施的统筹监管和互联互通,推进金融业综合统计和监管信息共享。要加强对重大金融改革问题的系统研究,完善实施方案。我们有理由相信,设立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对我国金融体系将会产生深远的影响。
  
  但是,设立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并非把“一行三会”合并,而是在现有职能分工基础上,打一下“补丁”,补一下“短板”。应该看到,金融是技术性较强的工作,专业化分工是基础。“一行三会”通过加强监管协调,防范监管套利和监管真空。如果监管只从部门利益出发,就会倾向于把自己蛋糕做大,从而增加系统性风险。在这方面是有深刻教训的。过去几年,保监会鼓励某些保险产品做大,但监管不足,致使个别险资机构在资本市场上兴风作浪。既然有监管套利空间,资本就必然要钻空子。2015年7月股市异常波动,与银行、非银行金融机构场外配资密切相关,这些资金究竟归银监会管,还是归证监会管?出现了监管真空。类似教训一定要吸取。
  
  未来几年很关键,我们要全面实现小康社会的战略目标。因此,必须认真落实全国金融工作会议精神,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紧紧围绕服务实体经济、防控金融风险、深化金融改革的任务,促进经济和金融良性循环、健康发展。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 作者:刘慧 编辑:曹阳      
微信公众号
中国经济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中国经济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经济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经济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中国经济新闻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经济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10)81785256
报纸订阅  关于我们  CET邮箱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中国经济新闻网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复制或建立镜像
联系电话:(010)81785256 投稿邮箱:cesnew@163.com wlzx@cet.com.cn
中国经济时报社 地址:北京市昌平区平西府王府街 邮政编码:102209 电话:(010)81785188(总机) (010)81785188-5100(编辑部) (010)81785186(广告部) (010)81785178(发行部) 传真:(010)81785121 电邮:info@cet.com.cn 站点地图 Copyright 2011 www.cet.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举报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京ICP备07019363号-1       京公网安备11011400103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