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 经 IT | 股 票 房 产 |   中国经济时报电子版
商 业 地 方 | 文 化 汽 车 APP |   中国经济时报数字报

权威发布

首页 > 首页栏目 > 权威发布

携号转网来了,你的话费真的会降吗?

中国经济新闻网 2018-12-05 11:28:27

  别高兴太早。

  携号转网又成新闻。

  据工业和信息化部消息,天津、海南、江西、湖北、云南五省(市)12月1日起,推出携号转网新业务受理流程,用户只要按照要求发送短信就可以完成携转业务。

  为何说“又”?

  实际上,携号转网并非新鲜事,携号转网的首批试点早在2010年11月就已经在天津、海南启动,然而却一直反响平平。

  据统计,到2013年7月,第一批试点的天津、海南成功携号转网用户只有6万左右,仅占总用户的0.27%。第二年,携号转网业务换了地方试点,效果仍然不理想。2014年9月,第二批携号转网试点在江西、湖北、云南开展,据当时媒体报道,大部分用户依然持观望态度。

  八年前就进行试点的“携号转网”服务,为何迟迟没能普及?携号转网落地后,你的话费就真的能降吗?

  

  国是直通车 侯雨彤 制图

  叫好不叫座

  运营商服务不到位还是用户压根不需要?

  携号转网,就是指用户无需更改自己的手机号码,就可以让自己的手机业务在移动、联通、电信三大运营商之间切换。

  而在办理方式上,工信部发布的携号转网新流程中,用户无需亲自去运营商的营业厅,只需短信就可以完成携转资格的申请。

  不用换号码就能换掉自己不满意的运营商,为何此前的试点用户还对“携号转网”服务反应平淡?“主要还是用户的电话号码转移过去了,服务转移不过去。”电信行业独立分析师付亮对中新社国是直通车记者举例说:“在过去的试点中,很多用户手机号码携转后,无法收到银行等第三方发送的验证短信。这种服务体验可以说相当不好。”

  此前就有网友在网上反映自己在办理携号转网业务后,收到的106短信平台发送的信息都是乱码,该网友劝告大家:“有第三方平台短信接收需求的同学转网要慎重。”

  

  网友在网上晒出的问题短信截图

  针对这个问题,2017年7月,工信部还发布过一篇公告提到,自启动号码携带试验以来,试验总体进展顺利,但通过试验也反映出一些困难和问题。其中一个问题就是“号码携带服务涉及大量第三方平台改造和系统内外协调工作”。

  “这主要是缺少多方的配合。中国最开始设计手机号码时,规定前三位代表运营商,第四位至第七位代表归属地。在这种设定下,银行、软件等第三方应用在发送短信时也采用这种方式进行分类群发。这就导致用户携号转网后,第三方应用很有可能还将短信按照原来的路径进行发送,从而导致用户无法正常收到短信或者出现乱码。”付亮解释说。

  服务体验不佳只是原因之一,也有观点认为携号转网在双卡双待手机的问世后,需求量有所下降。

  “很多中国用户是不需要携号转网业务的。”飞象网CEO项立刚对中新社国是直通车记者说:“过去大部分用户都只有一部手机,当对运营商的服务不满意时,就希望携号转网。但随着生活和科技水平的提高,用户可以有多部手机,双卡双待手机也已经普及,这些因素对用户携号转网的需求进一步压缩了。”

  在iPhone都已经实现双卡双待的今天,还要不少用户同时拥有多部手机,在项立刚看来,运营商再花大成本推进携号转网已经缺少动力。“携号转网对于用户的吸引力到底有多大,值得考虑。”

  2020年有望普及

  用户话费真的能降吗?

  工信部日前在“十三五规划纲要”文件中,已经明确指出要在2020年全国范围内推行携号转网服务。国是直通车采访多位业内专家均表示,这对于用户来说是一件好事。

  “如果可以将服务等做到位,携号转网对于广大用户来说没有坏处,只有好处。”付亮直言:“当用户的电话号码在各大运营商网络中都可以正常使用时,通过比较服务的质量和优惠程度,用户可以用脚投票,倒逼运营商改善自己的业务。”

  携号转网普及后,运营商良好的服务质量成为吸粉的关键,但用户也要小心各运营商现有的优势变劣势,不能简单用现在的服务体验选择运营商。

  就以网速为例,携号转网的新闻一出,就有不少网友吐槽自己所在的网络网速太慢,表示“某某某(运营商)要凉凉”“渣网速,果断转网,不想等了”……

  对此,付亮提醒:“原来用户比较少,用户使用其网络服务还比较流畅,然而一旦携号转网普及,更多的用户在同一个网络下,网络负荷提高后,网络的服务质量就会出现下降,运营商原来的网络优势就会减弱。”

  而对于通信资费,项立刚预计,下降的空间不大。“在有关部门大力倡导提速降费的当下,资费已经很便宜了,下降的空间并非想象中的大。”

  项立刚指出:“真正推动通讯费用下降的是技术和政策。即便是携号转网,也是在几大运营商之间转换,竞争不会因此而激烈。此外,各运营商都需要花成本来维护网络和携号转网业务,通讯费用继续下降的空间有限。”(杨佳欣)

来源:国是直通车 编辑: 曹阳       
微信公众号
中国经济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本网所刊登文章,除原创频道外,若无特别版权声明,均来自网络转载;
文章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其真实性由作者或稿源方负责;
如果您对稿件和图片等有版权及其它争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核实情况后进行相关删除。

联系电话:81785256;邮箱:cetcopyright@163.com

报纸订阅  关于我们  CET邮箱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中国经济新闻网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复制或建立镜像
联系电话:(010)81785256 投稿邮箱:cesnew@163.com wlzx@cet.com.cn
中国经济时报社 地址:北京市昌平区平西府王府街 邮政编码:102209 电话:(010)81785188(总机) (010)81785188-5100(编辑部) (010)81785186(广告部) (010)81785178(发行部) 传真:(010)81785121 电邮:info@cet.com.cn 站点地图 Copyright 2011 www.cet.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举报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0120180005       京ICP备07019363号-1       京公网安备11011400103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