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 经 IT | 股 票 房 产 |   中国经济时报电子版
商 业 地 方 | 文 化 汽 车 APP |   中国经济时报数字报

会客厅

首页 > 文化频道 > 会客厅

有钱还需要奋斗吗?杭州拆二代的这些想法颠覆了我的认知

中国经济新闻网 2018-07-30 12:31:33

八年前,随着《北京日报》一篇《巨额拆迁款,农民该怎么花?》的报道,“拆二代”一词开始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该文报道随着北京城市化进程的加快,大量京郊村民陆续获得堪称巨额的拆迁款和数套回迁房,村民的孩子也成为了拆二代。文章指出这些未成年的孩子们在暴富之后,心态发生巨大变化,比富、奢侈、厌学的现象比比皆是。

一千三百公里外的同一年,杭州市滨江区举行了物联网产业园建设启动仪式,不久后一大批从事物联网关键技术研究和产业化应用开发的企业将在此落地,而数月前这里还是成片成片的农民房。

在“拥江发展”的战略下,同样有着大片的土地、同样有着大量的高楼大厦、同样跟主城区隔着一条江,被称为杭州“小浦东”的滨江区成立二十余年来已经发生了日新月异的变化。大量的滨江村民也因为拆迁化身国际滨的一员,有数据显示,滨江区19—25岁的户籍青年,拆迁户的比例高达57%。

金钱之乐还是金钱之痛?昨天,滨江区网商路的一处报告厅,可能成了有史以来滨江拆二代最集中的地方,上百名拆二代大学生在暑期齐聚于此,不是摇号买房也不是购买豪车,而是为了听一场提升职业技能的讲座。我们采访了三个98后滨江拆二代的故事,他们和滨江的发展有着相吻合的成长时间,但又都有着与他人不同的经历。

懂我的人懂我,不懂我的人也无所谓你怎么看我

如果不是15岁时离开滨江前去诸暨市独自过了三年的寄宿高中生活,苏琦(化名)可能无法撑过在英国读预科的那一年,用她自己的话说“通宵刷题到痛苦万分,但必须要考上,即便我当时回到国内,可能也没有更好的选择了。”

出生于1998年的苏琦即将在英国约克大学读大二,学习的是工商管理,初中的时候家里开始拆迁,回忆起拆迁前后家里有什么区别,这个笑起来眼睛弯似月牙的女生摇摇头说:“拆迁会给人更多的机会,也是更大的挑战,但这是爸爸妈妈需要考虑的事情,而不是孩子要考虑的事情,我以前是怎么样,拆迁后还是怎么样,并不是我家拆迁了我就什么都不用做了。”

苏琦的父母都是生意人,从小就很尊重她自己的意见,从选大学到选专业,父母几乎从来没有干预过苏琦的选择,事实上,选择去读工商管理,也正是受了父母潜移默化的影响。她没有否认的是,拆迁确确实实给了自己追求理想更大的底气,2017年杭州市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5万多元,自己在约克大学读书一年的总开销大概在50万人民币上下。“比较大的变化是自己更自信了,以前可能不善于表达,但是留学后,整个人更放松了。”

对于“拆二代”的标签,苏琦有些不以为然,认为“X二代”的标签本身就是为了吸引眼球,缺乏理性。在她的成长经历中,有不少因为享受了拆迁红利提高了生活的朋友,也看见过拆迁后不懂得理财去赌博导致返贫的例子:“如果别人叫我拆二代,我也不会反驳,懂我的人懂我,不懂我的人也无所谓你怎么看我。”

有钱还需要奋斗吗?杭州拆二代的这些想法颠覆了我的认知

“将来从英国毕业之后想要回杭州吗?”

“当然,这里是家啊!每回家一次,我都觉得滨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但也希望它能慢慢来,不要变得太陌生。”

国家支持哪方面,我们就做哪方面

电影《妖猫传》中,白居易说:你没尝过我在寒冬的深夜里苦苦写诗跪求一字的折磨,就不知道什么是心血。出生于1999年、今年刚刚高考完的孙杰(化名)可能没有看过《妖猫传》,但当他为了减肥在暴雨下的钱塘江边跑步时,心情可能跟电影中的白居易一样。而在半年的时间,从230斤减到140斤,对他自己而言的成就感也可能不亚于写成了一篇《长恨歌》。

有钱还需要奋斗吗?杭州拆二代的这些想法颠覆了我的认知

作为一个准00后,孙杰还未完全褪去稚嫩的脸上又带了一丝成熟,从高一开始他便离开滨江前往南京进行高中的学业,没有亲人的陪伴也没有少年时的好友,一句“习惯了也就习惯了”伴随着略带苦涩的笑容从他嘴里说出来。随即他扶了扶眼镜:“高考结束后再回忆还是值得的,我能考入浙江理工大学,也与父母决定让我去南京读高中有很大的关系。”

提到父母,这个胖胖的男孩眼神中满是感激,孙杰的爸爸是一名普通的出租车司机,妈妈是一名会计,因为家长曾经穷过所以不会让孩子受苦,在不过分的情况下,自己想要的东西,父母都会满足他的要求。“小时候我是个不喜欢学习的人,也不喜欢早起去学校,高三的时候一度想放弃,但父母不停地给我鼓励,让我坚持了下来。”

2003年,滨江开始往高新区的方向建设,孙杰家是第一批拆迁的滨江村民,彼时只有4岁的他还没有读小学,对拆迁的印象无非就是家里从平房搬进了楼房,多了些新的小伙伴,但逐渐长大后,这笔财富给了他将来创业的底气。他略带遗憾地说,早年的时候,父母大专毕业嗅到了改革开放的气息,但苦于没有本金错过了一波又一波做生意的风口。

高考前,孙杰的目标是报考人工智能领域的专业,但因为差了两三分,退而求其次选择了新能源材料与器件专业。“国家支持哪方面,我们就做哪方面。”他露出一抹机灵的笑容。

有钱还需要奋斗吗?杭州拆二代的这些想法颠覆了我的认知

  钱这个东西,还是自己开心就好

“其实拆二代这个身份对我来说真的不重要,我们家还没有拆迁的时候,我就已经准备好去英国读大学了。”即将在伦敦大学国王学院计算机科学专业读大三的汤超(化名)家住在钱塘江边的一处江景房小区,小区的二手房均价超过6万元/㎡。早在中考结束时,妈妈在征得他自己的同意后,就让他去读了杭州第四中学国际部,为本科出国读书做准备。

在伦敦求学两年后,1998年出生的汤超在谈吐和见识上都具备了一些“国际范”,他说虽然伦敦是老牌的国际大都市,但杭州作为以互联网创业闻名的新一线城市,发展潜力和活力都非常足,更不要说还有着像网易、阿里巴巴这样的国际互联网公司。计算机专业的他对人工智能行业非常感兴趣,把人工智能权威学者吴恩达视为偶像,还一直关注着网易云课堂上吴恩达的免费微专业课程。

高考的那一年,汤超家开始拆迁,因为妈妈是村干部,要起带头示范的作用,所以汤超家几乎第一个签了拆迁协议,拆迁对于这个原本就中产的家庭起到的作用更多的是锦上添花。他调侃道:“伦敦的有钱人太多了,会让你觉得自己很渺小,钱这个东西,还是自己开心就好,不要太在乎。”

有钱还需要奋斗吗?杭州拆二代的这些想法颠覆了我的认知

作为国际金融中心,伦敦的花费要比英国其他城市高出许多,但汤超并没有在校外租房子,而是住在每周300英镑左右的学生公寓内,每年的总开销也尽量控制在了50万人民币左右。由于英国大学本科的学制为三年,这也是汤超本科阶段的最后一个暑假,他希望自己毕业后能再读一年的硕士,留在英国工作。

“在我接触的外国同学里面,他们对中国学生的第一印象就是很有钱,所以中国留学生被抢劫的几率也比较高,我希望能让更多外国同学觉得,我们不仅是靠钱来留学的,还有真本事。”汤超皱了皱眉。

后记:最近几年,拆二代这个词火了起来,根据网上的说法,拆二代多数是在上世纪80年代到90年代末出生于城市近郊的人,由于拆迁补偿一夜暴富,他们经常以负面形象示人。

“二代”是一种先赋的资源,对个人成长有着显著影响。但是,这种先天影响并非最具决定性的因素。在财富中成长起来的人不一定骄奢淫逸,而从小面对贫困也未必就奋发有为。

正如《中国青年报》此前的评论:一个标签化的世界,必然是僵化而充满恶意的,但真实世界绝不是如此极端。是时候抛弃各种“×二代”的标签,正视每一个人的独特性了。就事论事,理性独立,这才是看待世界的应然态度。

来源:中国网 编辑: maojh       
微信公众号

相关阅读

中国经济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本网所刊登文章,除原创频道外,若无特别版权声明,均来自网络转载;
文章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其真实性由作者或稿源方负责;
如果您对稿件和图片等有版权及其它争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核实情况后进行相关删除。

联系电话:81785256;邮箱:cetcopyright@163.com

报纸订阅  关于我们  CET邮箱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中国经济新闻网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复制或建立镜像
联系电话:(010)81785256 投稿邮箱:cesnew@163.com wlzx@cet.com.cn
中国经济时报社 地址:北京市昌平区平西府王府街 邮政编码:102209 电话:(010)81785188(总机) (010)81785188-5100(编辑部) (010)81785186(广告部) (010)81785178(发行部) 传真:(010)81785121 电邮:info@cet.com.cn 站点地图 Copyright 2011 www.cet.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举报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京ICP备07019363号-1       京公网安备11011400103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