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 经 IT | 股 票 房 产 |   中国经济时报电子版
商 业 地 方 | 文 化 汽 车 APP |   中国经济时报数字报

时报时评

首页 > 评论频道 > 时报时评

对症下药:消费债、投资债与公共债

中国经济新闻网 2016-06-06 16:27:29

 

  今年以来,西方媒体上出现了大量关于中国经济的文章,高校和研究机构也举办了许多关于中国经济的论坛和研讨会。同时,笔者近日拜访的一些经济学家也都表现出了对中国经济的关切或担忧。在这其中,一个最核心的话题就是关于债务的膨胀和风险问题。尽管各个方面提供的数据和计算方法各异,但是基本事实是一致的,即近年来我国总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例上升较快。

  根据北京大学教授迈克尔·佩蒂斯(MichaelPettis)的研究,凡是出现了债务加剧膨胀情况的国家,要么会产生金融危机,要么会导致一段时期的经济停滞或增长乏力,无一例外。这个结论是根据很多国家的数据归纳出来的,其背后的道理其实也十分简单:欠了太多的债怎么办?一个办法是赖着不还了;另一个办法是有钱先还债、逐步还清,但是就没有能力干别的了。前者就是金融危机,后者就是增长停滞。当然,马丁·费尔德斯坦、德怀特·铂金斯等著名经济学家都认为我国的债务增长带来危机的可能性很小,因为金融部门和很多负债企业都是国有的,风险相对可控,但是可能会对未来的经济增长产生一些负面影响。

  在这样一个全球增长乏力、等待和孕育下一次技术革命的年代,面临债务问题其实是一个普遍现象。美国、日本和欧洲国家在不同程度上都存在债务难题和风险。根本而言,解决债务问题当然要靠经济增长来化解,但是短期内也必须有相应的具体对策来缓解或者化解。更重要的是,各国的债务情况千差万别,不能统而论之。总量固然重要,但是对债务的结构性分析其实更有利于提出有针对性的解决方案。

  根据麦肯锡全球研究院的数据,按照各国居民、企业和政府不同的债务结构,可以将其粗分为三大类。第一类可称为“消费债”,即居民在总体债务中的负债比例高于非金融企业和政府负债,这一类国家包括2007年金融危机之前的美国以及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国。其特点是消费需求占比高、居民储蓄率低而其杠杆率则较高。第二类可称为“投资债”,即非金融企业在总体债务中的负债比例高于居民和政府负债,这一类国家包括上世纪90年代之前的日本以及现在的韩国。其特点是高储蓄率和较高的投资率,以及相对较高的经济增长速度。第三类可称为“公共债”,即政府在总体债务中的负债比例高于居民和非金融企业负债,今天的西班牙、意大利、希腊等欧洲国家都是这样的情况。其特点是生产乏力、社会福利较高,公共支出和收入差距较大。当然,还可以按照内债和外债的比例进一步分析,比如日本主要是以内债为主,而美国则有比较多的外债。

  对短期债务风险的缓解或化解办法,其实质主要是将不同部门的负债进行转换。这需要对杠杆率高、风险大的部门实施去杠杆化措施,但同时也常常不得不增加其他部门的杠杆,结果是使居民、企业和政府等每个部门的杠杆率和债务水平都暂时控制在合理区间。配合短期措施的同时,通过减少制度障碍、促进创新、提高人力资本水平等方式积极培养未来的增长力量。

  从目前各国的政策实践来看,无论债务风险是以消费债为主还是以投资债为主,在出现金融危机或经济停滞的情况下,一般都会将部分居民或企业债务通过实施援助政策而转化为政府债务。比如美国的情况,在金融危机之前居民部门的债务超过政府债务和企业债务,其原因是金融部门在低储蓄率情况下不断通过金融衍生产品的创新来透支居民的未来收入,以支撑房地产价格的不断走高和由资产虚高带来的消费需求膨胀,最终导致了2008年的金融危机。美国政府为了应对危机,一方面出资救助银行及房利美、房地美,并加强对金融业的规制;另一方面加大了财政政策刺激,以培养未来的增长动力。美联储则通过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重新提高资产价格,以恢复由此带来的财富效应和消费需求。在逐步复苏之后,美国联邦政府的债务几乎增长了一倍,已经超过了居民和非金融企业的债务水平。

  日本的情况也有类似之处,随着上世纪90年代增长速度放缓,日本政府实行了大规模刺激政策,财政支出猛增,但是最终未能拉动经济增长速度的恢复,累积了大量的政府债务,至今政府债务占GDP的比例已经远远超过了欧洲国家。好在其90%以上的国债是欠国内企业和居民的,相对而言被国际资本攻击的风险要小一些。与消费债和投资债相比,最不好解决的其实是高福利国家的政府债。

  就我国目前的情况而言,投资债的特征比较明显。其产生的主要原因是在资本回报率已经下降的情况下,动员了过多的投资,在稳住短期增长的同时必然也累积了债务。尽管总体债务水平上升较快,但是如果合理应对,也不必过于悲观。一方面,我国的经济增长潜力仍然较大。根据哈佛大学经济系乔根森(Jorgenson)教授的测算,中国未来十年应该可以保持5%以上的增长水平,如果各项改革措施顺利推进,则可能实现6%以上的增长。这是缓解债务的根本源头。另一方面,从债务结构来看,我国主要是企业部门的杠杆率较高、债务较重,居民部门的杠杆率和负债水平则相对较低,而且政府债务总体而言也不算高。通过适当调节不同部门负债的比例,在短期内也可以缓解负债过高的企业部门的风险。当然,由于负债的企业中有许多国有企业,因此其中一部分也可以视为政府的或有债务。

  具体而言,最避不开的问题就是金融部门的改革及企业的去杠杆。目前美国商业银行向企业部门的贷款还不到消费者贷款的1/3,而我国的情况则恰恰相反。首先,商业银行的服务重心应该更多地向居民部门倾斜,适度提高居民的杠杆率。这不仅因为居民贷款属于优良资产,而且也是扩大消费需求、从而间接增加企业投资回报的有效途径。在投资收益率明显下降的情况下,银行靠吃“存贷差”躺着赚钱的时代已经成为过去时,未来要竞争的是服务消费者的能力。其次,继续支持多层次资本市场的发展,增加企业的直接融资比重,减轻其对商业银行贷款的依赖。最后,政府部门通过财政支出和适度提高债务规模来帮助企业去杠杆,这当然不是维持“僵尸企业”,而是解决“僵尸企业”破产带来的失业、不良贷款率上升等相关问题。

  总之,短期根据债务结构和原因对症下药,再加上持续深化改革、激励创新带来的中长期增长,我国经济的未来发展前景仍然可以让人保持乐观。

  (作者系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技术经济研究部副部长)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 作者:田杰棠 编辑: 周梦鸽       
微信公众号

相关阅读

中国经济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本网所刊登文章,除原创频道外,若无特别版权声明,均来自网络转载;
文章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其真实性由作者或稿源方负责;
如果您对稿件和图片等有版权及其它争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核实情况后进行相关删除。

联系电话:81785256;邮箱:cetcopyright@163.com

报纸订阅  关于我们  CET邮箱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中国经济新闻网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复制或建立镜像
联系电话:(010)81785256 投稿邮箱:cesnew@163.com wlzx@cet.com.cn
中国经济时报社 地址:北京市昌平区平西府王府街 邮政编码:102209 电话:(010)81785188(总机) (010)81785188-5100(编辑部) (010)81785186(广告部) (010)81785178(发行部) 传真:(010)81785121 电邮:info@cet.com.cn 站点地图 Copyright 2011 www.cet.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举报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京ICP备07019363号-1       京公网安备11011400103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