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 经 科 技 | 股 票 房 产 原 创 |   中国经济时报电子版
商 业 地 方 | 文 化 汽 车 APP |   中国经济时报数字报

小通战“疫” 武汉,我回来守护你了!

中国经济新闻网 2020-02-17 15:37:19

    新冠疫情发生以来,武汉的一切都成为全国人民的焦点。

 

    这些天,通用技术集团中国医药、环球医疗所属各医院医护人员以最大的热情积极参与到医疗支援工作中。无论是在与金银潭医院一街之隔的“方舱”医院,还是收治危重患者的“雷神山”,他们用医者仁心记录下每日的点点滴滴。

 

    陈琳:她逐渐学会了与纸尿裤和平相处

 

    陈琳是通用技术集团中国医药重药重钢总医院呼吸内科护士,2月4日随重庆第四批援鄂医疗队支援武汉。

 

    2月7日,陈琳和同事们正式进驻武汉客厅方舱医院。客厅方舱方医500米开外就是金银谭医院——武汉市新冠肺炎重症患者定点救治医院,它承担着非常重的救治任务。同事有感而发,一街之隔也可能是生死之隔。

 

 

    2月10日,陈琳和队员们下午到岗准备值夜班。进入方舱以后,她们需要与前一班的同事交接患者情况,了解患者的生命体征以及需要着重关注的医嘱执行情况。这一班共4人,负责38位患者的治疗护理工作。

 

    武汉客厅方舱医院工作一样繁忙

 

    到了晚饭时间,陈琳和同事开始分发晚餐,虽然都是简单的盒饭,但患者们还是吃得津津有味,他们说虽然是临时改建的医院,饭菜也比较简单,但是政府正在逐步做到“应收尽收、应治尽治”,在这个非常时期,这已经非常好了。

 

    晚饭过后,一个六十多岁的阿姨在病床旁轻轻哼起了歌,即兴跳起了广场舞,旁边的几位阿姨受到感染,也跟着哼起歌跳起舞来,病房里的气氛霎时活跃上来了。阿姨说:“良好的心态也是治愈疾病必须良药,抗击新冠肺炎,信心不能缺席!”陈琳佩服她们的勇气,也被她们的乐观感染。武汉,一座英雄的城市!

 

    从重庆出发的时候,医院给准备了许多可能用到的物资,其中体积最大的就是纸尿裤,虽然在本院的隔离病房,陈琳已经习惯了四个小时不吃不喝不上厕所,但持续更长时间,对她来说还是很大的挑战。

 

    来到武汉,面对更加严峻的形势和更长的工作时间,她逐渐学会了与纸尿裤和平相处,虽然这个过程难以描述,但是在抗击疫情这件事情上,还有什么是她们不能做到的呢!

 

    陈琳说:“如果以后我有了小孩,我会告诉他妈妈穿纸尿裤的故事,也会告诉他2020年的春天,妈妈在武汉战斗过的故事,这不是一个人的故事,是一座城的故事。”

 

    待下班走出隔离区,已是黎明来临,武汉的夜晚如此清冷,陈琳望着500米外武汉金银潭医院闪烁的霓虹灯,在风暴之眼的武汉,那灯像灯塔,指引大家同心戮力、永不言弃,这里的黎明静悄悄,但曙光快亮起了。

 

    陶文:这里是我从未见过的武汉

 

    陶文是通用技术集团中国医药重药重钢总医院重症医学科副主任。对他而言,这次“来到武汉”,不如说是“回到武汉”。

 

 

                                                                  图为 陶文

    陶文是湖北天门人,1999年至2004年在武汉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完成本科阶段的学习,后前往山东大学读硕士研究生,离开了他喜爱的武汉。

 

    “这里是我熟悉的武汉,我看过武大繁花似锦的樱花雨,也享用过热气腾腾的热干面,融入过武汉的熙熙攘攘。如今,这里是我从没见过的武汉,大街上空无一人,大嗓门的武汉人那汉腔汉调听不见了,老实说,初到武汉的那个上午,着实吓(hé)了我一跳。”陶文说道。

 

 

   与妻子(重钢血透室护士长王芳男)报平安

 

 

    元宵节,陶文抽空与老婆芳男视频了一下,她也在重庆参加抗击新冠肺炎,已经二十多天了。她第一次在我面前抹眼泪。陶文知道,她留守重庆,不光面对临床的工作,还要替他照顾一家老小。不过他对爱人说:“你们是我的家人,武汉人也是我的家人,我回来守护武汉,希望离开武汉的时候,能够在街角的小摊子上面,吃一碗武汉的热干面。”

 

    2月9日,武汉的天空艳阳高照,陶文在中午12点开始进入方舱医院工作,病人开始陆陆续续地多起来,临时改造的医院,来自不同医院的医护人员,全新的医嘱操作系统,再加上厚厚的防护装备,他感觉自己的效率有点儿慢。

 

    在方舱医院,接诊的都是一些轻症的病人,生活自理、也有行动能力,他们需要的是看到有医护人员在守护他们、积极地治疗他们、给他们心理上更多的慰藉。这个陶文拿手,以前他在重症医学科给家属沟通的时候,累积了不少这方面的经验,这个时候,医生不光医病,还要医人。

 

    有一次,一位老大哥非常担心自己的病情,一个劲儿地围着陶文问东问西,生怕没有认真排查他的情况。陶文就告诉他:“拐子,我叫陶文,这是我的电话号码,你在治疗上面有任何事情不放心,随时给我说。”他满意地点了点头,放心地回到病床上接受了护士的治疗。

 

 

    谈到生活保障,陶文表示正在逐步改善。武汉方面首先给我们每人发了两套保暖内衣,我们又及时向医院拟出了需补充的物资清单,医院有求必应,快递也很给力,三天时间,我们收到了医院给我们补充的各类物资,小到下饭的咸菜、大到必须的防护用具和队员的应急药品。

 

    为了改善医护人员“吃冷饭”的问题,酒店和方舱医院很快就配置了微波炉。“不要小看这些东西,它让我们觉得在前线战斗充满了力量。”陶文打趣的说道。

 

    李浩是通用技术集团中国医药重药重钢总医院呼吸内科医生。来到武汉,心灵一次次受到震撼。除了我们的祖国,真的不会有一个国家能够如此神速的集结全国的力量;除了我们的民族,真的不会有一群人如此的和衷共济、精诚团结!

 

    武汉客厅方舱医院,分为A厅、B厅和C厅,每个厅被分为1-4个区,每个区有100-200名患者,每区每班次配置1名医生和4-5名护士,都是全国各地来鄂支援的医护人员,工作中除了本区医护的配合之外,各区之间同样也相互协作。

 

    譬如一位来自山东的年轻姑娘,因为提前抵达武汉,对情况比较熟悉,常以老大姐自居,时不时的利用开工前和下班后的短暂时间,跟小姑娘们传授工作经验和防护要领,将宽大的防护服穿出连裤袜的效果,还有效的增强了自我防护。她大大咧咧的性格、爽爽朗朗的笑声、噼噼啪啪的说叨,给年轻的护士妹妹们增添了莫大的勇气。

 

    再譬如重庆队的临时院感员曾彦超,每天他都会值守在更衣室协助和监督我们做好防护。那模样像极了我们小学时每天早上站立在学校门口的红领巾监督岗,一脸严肃,鸡蛋里挑刺般的提醒你哪儿哪儿不对。但是,这个时候,我们却因为他的监督提醒而安稳踏实。

 

 

    上班时间,我们是很少说话的,因为说多了口罩容易湿润,防护效果会降低,重新更换会特别麻烦,而且造成防护用品的浪费。医护人员之间的交流主要靠护目镜下面那被雾气朦胧了的眼神。

 

    来自五湖四海的我们甚至都还没记清楚对方口罩下的模样,却在很短时间里形成了相互默契:遇到复杂状况,来一个眼神,本区本班医护人员一起上,瞬间解决;遇到个别不配合患者,做一个手势,临近各区医护全部来,霎时搞定。真可谓“心心相印、灵犀相通”。

 

 

 

    “上下同欲者胜,同舟共济者强。”李浩期待樱花烂漫时,和他的战友们摘下口罩,相聚在这座城市、相聚在各自的城市,一起把酒言欢,共叙情谊。

 

 

    2月4日,通用技术集团中国医药重药重钢总医院从重症医学科、呼吸科抽调5名具有深厚专业功底、丰富临床经验的医护人员,组成支援湖北医疗队,奔赴抗疫一线。他们分别是:重钢总医院重症医学科副主任、主治医师陶文,呼吸内科医生李浩,护理部干事张婵、呼吸内科护士陈琳、重症医学科护士杜银。2月7日,他们正式进驻武汉客厅方舱医院!

 

    2月3日晚,武汉市连夜建了洪山体育馆、武汉客厅、武汉国际会展中心三处“方舱医院”,截至2020年2月4日晚,“方舱医院”扩容至11家,接诊床位增至万余张,用于收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轻症患者。

 

    2月9日,通用技术集团环球医疗所属攀钢集团总医院徐煜、蒋化梅等6位医护人员随攀枝花市援鄂医疗团队抵达湖北武汉,与全国各地的900余名医护人员一起,在武汉国际博览中心方舱医院工作。

 

 

    邢程:把长发留雷神山是她一生最美的时刻

 

    除了奋战在武汉诸多方舱医院的战士们,更牵动人心的是通用技术集团环球医疗所属鞍钢总医院重症医学科医生韩卓越和透析室护士邢程,他们主动请战,奔赴雷神山医院。

 

 

 

    承受光荣使命的同时,也意味着他们接触的都是危重症的确诊病人。防护必然是最重要的,而其中防护服是重中之重,头发是穿脱防护服时最容易暴露的部位,也是最容易隐秘病毒的地方,剪掉头发就意味着多一重防护。

 

    剃发对于每一名队员都是慎重的决定,更何况邢程还是一位长发及肩的女队员,但在他们心中,志愿只有一个,早日战胜疫情,圆满完成任务,平安归来。

 

 

 

    他们没时间出去剪发,就借了工具互相剪,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他们互相安慰,有人打趣说,“三千烦恼丝,一剪解忧愁”“一直想换个发型,今天终于实现了!”。

 

 

 

 

 

 

 

 

    说起剪发,邢程对于留了这么久的头发,心里还是有点舍不得,心酸酸的却又觉得无比骄傲。第一“推”是由她自己亲自动手,后来小伙伴一边帮她理发一边问我:“程程心疼不”。她说心疼,但为了降低感染风险,便于穿脱防护服,有更好的状态投入工作中,一定要断发抗“疫”。

 

    说来也奇怪,邢程看着攒了这么多年的头发,一绺一绺的掉在地上,竟然感觉到轻松了许多,等到最后一刻理发结束她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一下子感觉充满了力量。剪了头发后,妈妈差点没认出来,爸爸说像假小子,儿子说也要剃一个亲子头。虽然从长发飘飘变成秃老亮,但邢程觉得,这是她一生最美的一刻,也将成为她一生中最美的回忆。

 

    因为性格豪爽,邢程家乡的朋友称她为“程哥”,她感觉现在名副其实成为了“大哥”。

来源:新华网 编辑: 马原       
微信公众号

相关阅读

中国经济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本网所刊登文章,除原创频道外,若无特别版权声明,均来自网络转载;
文章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其真实性由作者或稿源方负责;
如果您对稿件和图片等有版权及其它争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核实情况后进行相关删除。

联系电话:81785256;邮箱:cetcopyright@163.com

报纸订阅  关于我们  CET邮箱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中国经济新闻网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复制或建立镜像
联系电话:(010)81785256 联系邮箱: cetcopyright@163.com
中国经济时报社 地址:北京市昌平区平西府王府街 邮政编码:102209 电话:(010)81785188(总机) (010)81785188-5100(编辑部) (010)81785186(广告部) (010)81785178(发行部) 传真:(010)81785121 电邮:info@cet.com.cn 站点地图 Copyright 2011 www.cet.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举报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0120180005       京ICP备07019363号-1       京公网安备11011400103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