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 经 IT | 股 票 房 产 |   中国经济时报电子版
商 业 地 方 | 文 化 汽 车 APP |   中国经济时报数字报

深度阅读

首页 > IT频道 > 深度阅读

谷歌重组三周年盘点:Alphabet 的成就和挑战

中国经济新闻网 2018-08-14 15:29:39

  编者按:上周五是Alphabet成立3周年的日子。这家伞形母公司将Google的非核心业务,也就是所谓的其他赌注拆分成立一个个独立的公司。那么包括Google在内的众多Alphabet子公司的表现如何呢?CNBC从财务和创新以及发展等方面进行了分析。

  生日快乐,Alphabet。

  3年前,Google的联合创始人,当时还是CEO的Larry Page首次宣布了一项新的企业架构,在这个框架下,Google的核心业务与包括医疗保健项目以及风投机构等在内的实验性质更强的“其他赌注”进行了拆分。

  当时Page写道,把公司拆分成不同的子公司可以让Google更加专注,以及推动公司的其他赌注变得更有抱负,同时也承担起相应的财务责任。Google可以一边靠着广告利润收获滚滚财源,同时指望着其中某个赌注最终能发展成下一个数十亿美元级的业务。

  这次重组迄今为止在财务上看起来是成功的。其股价上涨了超过85%,Google这一块的业务非常成功,在新CEO Sundar Pichai的治理下,自从2015年第二季度以来其极度收入飙涨了超过130亿美元,而Page作为更大的Alphabe控股公司的CEO已经从公众的眼皮底下消失了。

  不过另一个问题的答案就没那么清晰了,那就是这个新模式是加大还是延缓了其他赌注的创新力度?自从Alphabet宣告成立以来,该公司已经引入了若干新的子公司,把一家并入了Google,甚至还把几个项目拆分出来,组建成Alphabet以外的独立公司。

  值此周年之际,不妨回顾一下Alphabet面临的一些挑战和收获的好处:

  拆分还是原封不动?

  今天的Alphabet的其他赌注已经有13个之多。在最新的财报中,公司披露其他赌注的收入为1.45亿美元,比去年同期增长了48%,但是仍然仅占Alphabet Q2 的326.6亿美元整体收入的零头不到。因为公司将智能家居部门Nest重新并入Google,自从2016年公司首次将其他赌注从季报中拆分出来后其细分收入其实还下降了12.5%。营业损失也有波动,在Q2达到了7.32亿美元,跟去年相比增加了15.6%,但是比2016年Q1的8.02亿美元亏损数据要低。

  其想法是让每一项其他赌注业务财务独立:每一个业务都有自己的CEO,由Alphabet高层团队分配预算和业务目标。

  这些赌注里面潜力最大的是Alphabet的无人部门Waymo,该公司计划在今年年底在亚利桑那州推出上用的共享乘车服务。华尔街分析师对Waymo极其看好,摩根斯坦利预计未来几十年其市值可达1750亿美元。

  但是其他的努力表现就比不上Waymo了。

  今年早些时候,Alphabet将其智能家居部门Nest并入了Google。现在Nest已经是Google制造手机、计算机以及Google Home智能音箱家族的硬件部门的一部分。当时,Nest离职的创始人和其他一些前员工均表示,起初把Nest拆分成独立公司对于这两家公司来说都是一次倒退,并且称此举妨碍了智能家居的整体创新。

  与此同时,批评者指出,还有好几个其他赌注其实拆分为独立公司是毫无意义的。比如试图用技术解决全球地缘政治挑战的孵化器Jigsaw,Google在2014年收购的AI研究实验室DeepMInd等,如果在Google内部运作的话会更有效率。毕竟他们都要跟Google内部的团队一起公关Google的项目。尚未有迹象表明Jigsaw制订了任何的商业计划,而DeepMind的商业化均只通过Google进行。

  据说Alphabet 把DeepMind拆分出来就导致了困惑并且惹火了一些人:据《The Information》报道,Google的Cloud业务试图将DeepMind的品牌用到自己的产品上,但却被DeepMind的领导禁止了。

  这种拒绝尤其伤人,因为Google Cloud产生的是真金白银,公司早期曾经表示该业务每季度的订单均达到了10亿美元,而且有可能成为公司的下一个大业务。

  领导层挑战

  在拆分的时候,Page称采用Alphabet模式部分是为了让每一个其他赌注都有有力的CEO来主持大局。不过在Alphabet成立约1年后,一系列的关键高管先后离开了公司。

  正如一名其他赌注业务的前高管所述,这种结构会激怒那些尽管有CEO头衔但是仍然听命于真正的CEO Page的领导,因为他们在财务和未来规划方面的决策仍然需要听命于后者的批准。

  比方说,负责Google光纤互联网业务的Access一度是公司最大胆的项目之一,但在Alphabet治下无论是在野心还是预算方面都大为萎缩。一位Access的前高管告诉CNBC说对财政权的强化并不是CFO Alphabet的意思,而是因为创始人对其的兴致减弱了。

  这位人士说:“要当心他们的总是在变的心血来潮。”

  尽管Alphabet的公司是独立的,但是其CEO的权力并不能跟真正独立公司CEO的权力等同。

  当然并不是所有的其他赌注公司CEO都受到影响——好几位自从拆分以来一直都是当家人。而且有几家公司也取得了成功:Alphabet的风投机构的投资正在收到回报,生命科学公司Verily似乎一路都走得有模有样,而研究实验室X最近推出了两家新公司——制造送货无人机的Wing,以及制造高纬度气球为地面提供互联网接入的Loon。但尽管如此也很容易得出结论,这段时间以来在Alphabet做非Google类的项目已经不再像以前那么性感了。

  解放Page

  且不管这些其他赌注的创新是否已经停滞,但这3年来Alphabet的重组故事最明确的一个是它让Page终于可以退到聚光灯背后,这是他一直都痛恨的角色,但是又丝毫没有影响到公司的成长。

  一个完美的例子出现在本月早些时候,有报道称Google正计划在中国推出一款特别定制的搜索app。跟过去不同的是,这个想法再也不需要Page的批准,所有的负面反冲全都是Google CEO Pichai接招。应付争议、出席会议以及财报会的人变成了Pichai,而Page则可以在Alphabet的X实验室一直折腾各种疯狂项目,或者Alphabet之外的飞车等个人项目。

  Page钟爱的其他赌注现在也许还没有收到回报,但其实这并没有关系。Alphabet在很大程度上仍然是家广告公司,就像其CFO 在上季度明确那样,公司仍然把大量资源投入到这项核心业务上面。

  原文链接:https://www.cnbc.com/2018/08/10/google-alphabet-restructuring-third-anniversary.html

  编译组出品。编辑:郝鹏程。

来源:36氪 编辑: 蒋帅       
微信公众号

相关阅读

中国经济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本网所刊登文章,除原创频道外,若无特别版权声明,均来自网络转载;
文章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其真实性由作者或稿源方负责;
如果您对稿件和图片等有版权及其它争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核实情况后进行相关删除。

联系电话:81785256;邮箱:cetcopyright@163.com

报纸订阅  关于我们  CET邮箱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中国经济新闻网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复制或建立镜像
联系电话:(010)81785256 投稿邮箱:cesnew@163.com wlzx@cet.com.cn
中国经济时报社 地址:北京市昌平区平西府王府街 邮政编码:102209 电话:(010)81785188(总机) (010)81785188-5100(编辑部) (010)81785186(广告部) (010)81785178(发行部) 传真:(010)81785121 电邮:info@cet.com.cn 站点地图 Copyright 2011 www.cet.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举报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京ICP备07019363号-1       京公网安备11011400103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