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 经 IT | 股 票 房 产 |   中国经济时报电子版
商 业 地 方 | 文 化 汽 车 APP |   中国经济时报数字报

权威解读

首页 > 财经频道 > 权威解读

中国央行:当前不存在人民币汇率持续贬值的基础

中国经济新闻网 2015-08-14 15:22:12

  “哦,不!中国又让人民币贬了一次!”德国电视一台12日发出惊呼。当天上午,中国央行设定的人民币中间价是1美元兑6.3306元人民币,比前一天贬值1.6%。英国《金融时报》说,这是自中国在2005年年中放弃人民币紧盯美元的汇率制度以来的第二大跌幅,仅次于11日1.9%的贬值幅度。在世界货币币值升升降降的起伏中,人民币这两天的贬值幅度听上去并不太大,但由于中国经济体量的增加,这种幅度贬值的意义就变得非常具有震撼性。美国彭博社说,这“将是今年外汇市场最重大的事件”;美国《商业内幕》称,这可是人民币迈进新领域的一大步。那些期待人民币继续升值的人更是找到攻击中国的借口,奥地利《新闻报》称,“中国点燃人民币炸弹”,“大嘴巴”的美国共和党总统参选人特朗普11日称,中国让人民币贬值对美国将是“摧毁性的”。新一轮的世界货币战争会不会打响?很多西方媒体提出这一问题,但俄罗斯卫星网认为,正确的逻辑是:世界货币战争迫使中国下调人民币汇率。

  “迈进新领域的一大步”

  “在中国出人意料地调整其汇率机制之后,人民币汇率周三进一步下跌,这一下子震动了全球市场”,美联社12日称,从理论上讲,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参考前一日收盘价作为基准价,每天的下跌幅度可以达到2%。周三继续大幅下跌促使人们猜测人民币可能会进一步贬值。

  路透社说,中国央行让人民币贬值之举,反映出中国内部让人民币贬值从而刺激出口的呼声日渐高涨。报道称,据国际清算银行的数据,在贬值之前,人民币贸易加权指数在过去12个月来已累计升值14%。有中国学者说:“人民币兑美元仅小幅贬值,但它对其他货币已大幅升值。中国经济与贸易不再强劲;那么人民币何必要继续强势?”

  人民币真的会持续贬值吗?中国人民银行给出否定答案。中国人民银行新闻发言人12日肯定地表示,从国际国内经济金融形势看,当前不存在人民币汇率持续贬值的基础。该发言人还说,我国实行的是以市场供求为基础的、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汇率波动是正常的,对此应客观看待。韩国纽西斯通讯社12日称,随着连续两天人民币大幅贬值引发全球震动,中国人民银行当天对外派发定心丸。美国《华尔街日报》援引“知情人士”透露的消息称,中国政府在12日外汇市场收盘前最后几分钟入市支撑人民币。 这一行动显然意在防止人民币过度下跌。

  人民币连续两天的贬值引发外媒一片惊叫。“中国点燃人民币炸弹”,奥地利《新闻报》12日评论说,中国放开人民币汇率,贬值如此之强,从1994年以来从未有过。这已足够冲击全球金融市场。它增加了其他国家的压力,使它们陷入人民币贬值的漩涡。

  过去数年来,美国议会一直是施压让人民币升值的重要阵地。面对人民币的贬值,美国参院财务委员会民主党参议员鲍勃·凯西在声明中称,“现在是时候让奥巴马政府更加密切地关注中国的欺骗行为,并给该国贴上汇率操纵国的标签。”经常口出怪论的美国共和党总统参选人特朗普在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的采访中称,“他们(中国)正在摧毁我们”,“他们一直让他们的货币贬值。他们正在让人民币大幅贬值,而这对我们将是摧毁性的。”

  据“美国之音”报道,一些经济学家对人民币汇率变化不那么担心。独立经济学家杰夫·刘易斯说:“贬值的意义被过分夸大了。今天报纸的头条说:‘人民币贬值动摇了世界。’但人民币/美元双边汇率改变了两个百分点。这不是一个大幅的贬值,根据我作为一个经济学家的经验来说,不是。货币汇率超过这种幅度的变化每天都有。问题在于,我们已经习惯了人民币是稳定的。”

  美国《商业内幕》称,人民币贬值的幅度听起来并不大,但是对于中国来说,这可是迈进新领域的一大步。

  “一个大国不可能趴在美国的背上”, 中国国家战略研究中心研究员江涌12日告诉《环球时报》,人民币跟美元绑得非常紧,这在中国经济体量小的时候,还比较适合,但随着中国经济体量的增加,以外贸出口带动中国经济增长的模式近乎终结,中国实行汇率新政是必然的。

  中国对外经贸大学校长助理丁志杰12日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表示,在市场经济模式下一定是价格机制发挥主要作用,因此这次人民币的调整与贬值就是市场行为,这个世界上不存在“只能升值,不能贬值”的货币,人民币也一样,此前包括美元在内的其他国家货币贬值与升值幅度都比人民币大得多,因此外媒完全没必要对人民币的贬值过分解读与担忧。

  货币战争?

  “中国这是在准备进行货币战争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12日的文章在大标题中提出一个耸动的问题。这种言论在西方并不算少。路透社称,全球货币战争在周二进入了一个新阶段,人民币贬值等于是在全球货币战争中“发射了大炮”。欧洲银行的一名高级交易员说,人民币出人意料地贬值在市场中引起了“一些惊慌”。

  英国《金融时报》的一篇文章称,北京方面出台的人民币贬值措施,代表着一场已有打响之势的战争的最新动作。分析师们警告,这场轮廓渐渐清晰的战争可能一发而不可收。此举标志着中国历来在经济紧张时期奉行的政策出现了变化。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期间,北京方面都拒绝贬值,即便中国经济的主要驱动力之一出口出现骤降。

  “货币战争”是巴西前财政部长曼特加在2010年所使用的一个短语,用来描述竞争国家显形或隐形地压低本币汇率以促进出口,此现象近年来愈演愈烈。江涌认为,在西方媒体掌握话语霸权的情况下,货币战争常常被西方安到新兴市场国家头上,这次用它来攻击中国,并不意外。但实际上,即便有所谓货币战争,这个责任也不是中国挑起来的,中国是在世界金融危机仍未结束、发达国家都在量化宽松、新兴国家货币也在贬值的情况下,不得已作出的选择。

  丁志杰表示,外媒所表述的货币战争是指,担心由于人民币贬值趋势出现以后,其他国家的货币如欧元、日元、加元等也相继人为贬值,出现全球货币竞争性贬值。中国绝对无意于挑起货币战争。“从根本上看,我们进行的是一次汇率机制改革,而这次改革带来了市场化,由市场决定的汇率调节让人民币这两天出现了一次性贬值,但值得注意的是,我们并没有形成长期贬值趋势,也更谈不上所谓的货币战争了”。

  “如果人民币贬值表明中国进入货币战,那么这一举动无异于拿着匕首参加枪战。”英国《金融时报》的一篇文章为中国辩护说,人民币兑美元在贬值,但与自去年夏天以来人民币对日元与欧元20%的升幅相比,显得微不足道。我们很难把货币战跟央行针对全球经济增长缓慢的应对措施区分开来。但无论怎样定义,经济放缓的中国希望人民币走软,都是合乎情理的。

  全球做出反应

  尽管围绕着货币战争的争论难平息,但人民币贬值带来的全球冲击正在显现。“德国交易所在颤抖”,德国《焦点》周刊12日说,德国股市达克斯指数周二崩溃约3%,周三截至中午又大降2%以上。因为人民币贬值意味着欧洲和美国的产品出口将更加困难。

  据路透社报道,人民币汇率下跌,带动亚洲新兴市场国家的汇率下行,12日,印尼的卢比和马来西亚的林吉特达到17年来的低点,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货币也降到6年来的低点。

  彭博社说,人民币意外贬值对过去12个月在亚洲货币中表现最差的林吉特构成更大压力,随着投资者在经济增速放缓和财政争议不断的形势下纷纷撤出马来西亚资产,马来西亚林吉特1998年来首次跌破了1美元兑4林吉特大关,令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景象再现。越南央行在网站发布声明称,于周三起扩大越南盾交易价浮动区间。越南盾交易价围绕中间价的上下浮动区间由1%扩大到2%。越南央行在声明中称,央行扩大盾的浮动区间是因为人民币汇率贬值“将对越南经济产生负面影响”。有专家认为,“人民币贬值引发亚洲货币的全线调整”。

  12日,韩国股市综合股价指数开盘时一度涨至1990点,但在人民币连续两天大幅贬值的消息传开后急转直下,一度跌至1950点,与前一个交易日相比,滑落30点。当天,东京股市继续大幅下挫。日经指数收报20392.77点,下跌327.98点,跌至7月29日以来的低点。

  美国股市周二下挫,道指收盘时下跌212点。周三低开,道指下跌0.29%。美国财政部11日在华盛顿通过电子邮件发布的公告称,中国表示周二早些时候宣布的调整是迈向更加市场化汇率的一步,美国将关注这些调整如何贯彻实施。

  俄塔社12日报道称,俄央行发言人表示,人民币贬值从中期来看有助于加强卢布的汇率。人民币贬值将让中国出口增加,从而刺激经济增长。这有助于提升国际能源价格,包括油价,从而加强卢布的汇率。人民币贬值对俄证券市场也并没有造成影响。

  “人民币贬值的波及效果正在全球显现”,《韩民族新闻》12日报道称,中国金融当局对人民币的政策正成为全球关注的焦点。人民币贬值加大了中国商品的出口竞争力,不仅类似韩国这样的新型经济体受到压力,世界主要资源生产国也受到货币贬值的压力。此前外界普遍认为,人民币坚挺还将持续一段时间。今年5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甚至宣布人民币汇率不再被过低评价,而人民币也成为继瑞士法郎之后的全球第二大坚挺货币。因此,有乐观的分析认为,最近人民币贬值可能是人民币原本价值的回归,没有必要过度敏感反应。

  美联社报道称,人民币贬值为中国的贸易伙伴带来进退两难的困境,他们一再呼吁北京让市场决定人民币汇率,但却不想看到人民币贬值。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称这种变化“是受人欢迎的一步”,赋予了市场力量更大的作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一份声明中说:“确切的影响将取决于这一新机制在现实中如何执行。我们相信中国能够而且应该把目标定在两到三年内实现有效的浮动汇率制。”

  【本报驻韩国、英国、德国特约记者 李大明 孙微 青木 柳直 陈一 本报记者 张怡然 谭福榕】

来源:环球时报 编辑:赵杨子      
微信公众号

相关阅读

中国经济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中国经济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经济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经济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中国经济新闻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经济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10)81785256
报纸订阅  关于我们  CET邮箱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中国经济新闻网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复制或建立镜像
联系电话:(010)81785256 投稿邮箱:cesnew@163.com wlzx@cet.com.cn
中国经济时报社 地址:北京市昌平区平西府王府街 邮政编码:102209 电话:(010)81785188(总机) (010)81785188-5100(编辑部) (010)81785186(广告部) (010)81785178(发行部) 传真:(010)81785121 电邮:info@cet.com.cn 站点地图 Copyright 2011 www.cet.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举报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京ICP备07019363号-1       京公网安备11011400103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