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 经 IT | 股 票 房 产 |   中国经济时报电子版
商 业 地 方 | 文 化 汽 车 APP |   中国经济时报数字报

炒股风刮进大学:上课有人在看盘 很少有人考虑亏损

中国经济新闻网 2015-06-02 11:25:06

  ●“我觉得起码有一半的人,是因为现在牛市,随便买哪只股票都能赚钱,就进来的。”

  ●“同学们都是因为牛市入场,都很激进,投机心理很重,个个都奔着钱。”

  ●“我真的不认为投入这么多精力在炒股上,是一件好事。”

  张凯终于没hold住,一猛子扎进了股市。仗着在对外经贸大学国际经济贸易学院学了3年的“武艺”,张凯说,在股市里“至少赚几顿饭钱”。眼下,像张凯一样想在股市里经历一下风浪的大学生不在少数。

  近日,《新华每日电讯》记者针对大学生炒股现象进行了调查。参与调查的人员中,有31%的大学生在炒股,其中26%的炒股学生投入了5万元以上。另外,记者发现,有些高中生也正在利用手机上的模拟炒股APP,进入股市摸爬滚打。

  学生炒股,本钱从哪儿来?爸妈知道吗?对学习到底有没有影响?他们做好应对风险的准备了吗?

  本钱多来自家长

  禁不住诱惑决定炒股后,正在对外经贸大学读大三的柯永跟家里申请了一万块。妈妈二话没说就把钱打过来了。现在两个月过去了,盈利20%。其中两次补仓,资金都是妈妈主动给柯永的。

  “都是我给我妈做风险教育,跟她说:‘股市有风险,不能再这么玩儿了。’可我话还没说完,她钱已经打过来了……”对于在家做全职太太的妈妈来说,学国际贸易的儿子就是自己最值得信任的私人基金经理。

  根据《新华每日电讯》记者的统计,76%的大学生炒股本金来自于父母,83.5%的学生父母知道并且支持孩子炒股。不过,比起指望着孩子赚钱,更多家长把这笔钱当成给孩子投资理财的学费。

  南葛投进股市的一万块,也是妈妈给的。不同的是,南葛的妈妈也曾炒股,经历过2007年前后股市那一波由牛转熊的起伏。当学金融的南葛跟她申请一笔钱炒股时,她明确地告诉19岁的儿子:“既然学这个专业,进去经历感受一下是可以的。”

  有些同学正是因为父母从事相关行业,从小受到熏陶,才早早接触股票,其中不乏中学生。高峰的爸爸在银行工作,他就读的高中坐落在北京金融街当中。浸淫在这种环境里,尽管还在读高二,但高峰已立志未来从事金融方面的工作。

  4月开始,班上流行起一个新的“游戏”——模拟炒股。只要下载一个APP,并注册登录,就能获得100万元的虚拟炒股资金。模拟盘和股票实盘完全同步,操作也一样。22人的班里,包括高峰在内,有小一半同学在玩。

  爸爸得知高峰开始模拟炒股之后,不仅没加阻拦,茶余饭后还会给儿子推荐股票。爷儿俩一起分析行情时,高爸爸难免会产生薪尽火传的满足感。

  同班的包磊比高峰早“开户”一个礼拜。自从“炒股”以后,包磊说他对新闻的关注格外多了起来。每天必看《新闻联播》,尤其关注领导人出访信息。“一带一路”“P2P”等热词,这群中学生“股民”们都是从概念股认知的。

  身为班长的包磊告诉《新华每日电讯》记者,以前的课间,同学们凑在一起,聊的多是作业、游戏、球赛,现在这些高中生们课间一起盯盘,午休时聊股票行情。以前大家比游戏装备,现在他们比股票收益率。

  为求职做准备

  大学生也有用模拟盘炒股的。对外经贸大学金融系大三有一门名为“证券投资分析”的课程。模拟炒股是课程内容的一部分,结果将会计入课程期末成绩的25%左右。

  这门课程的老师,对外经贸大学金融学院的教授严渝军对《新华每日电讯》记者说,从去年底这波牛市开始,选课同学就明显多了起来,“尤其是这一两个月,晚上面对全校各专业都开放的两节公选课,来听课、蹭课的同学挤得教室都坐不下了。”

  梁瑞说她感觉正是因为上了这门课,周围同学进入实盘炒股的人才多了起来。“反正炒模拟盘也是要看盘的,就实盘和模拟盘一起炒。”梁瑞在模拟盘的收益率已经达到了30%,也准备进军实盘。

  “毕竟模拟盘和实盘有很多不一样的地方。承受的心理压力和风险预期有很大的差别,我还是希望能够真实地体验一把。”梁瑞现在课余在花旗银行实习,未来也打算在金融投资领域找工作,她觉得早点开始炒股,也是她为投身职场所做的准备。

  和梁瑞有相似想法的同学,多数是经济金融等相关专业的。传统的文史哲或数理化等专业的同学对炒股的兴趣远没那么浓厚。南京大学英语系的刘慧对《新华每日电讯》说,“我们外语学院并没有听说谁在炒股。”山东大学数学系的赵龙师则表示:“我每天作业都做不完,课表也是满的,根本就没空炒股……”

  相对于名校,来自二本、三本,大专和民办大学的同学们,对炒股的热情反而更高。宁波大红鹰学院新闻系的刘小溪告诉《新华每日电讯》记者,炒股是她为自己找出路的一种办法。“我念的这个专业,名校研究生毕业都不好找工作,更别提我们这些民办大学生了。炒股的话,运气好能赚点小钱,运气不好多少也能了解一下其他行业的情况,为换方向找工作做个铺垫。”

  不像投资像赌博

  在严渝军老师看来,学生们进入股市实盘体验一下,未尝不是一件学以致用的好事。他希望同学们能在炒股过程中培养出自己的一套逻辑分析方法,可是课后学生发邮件向他提出的问题,还是主要集中在荐股和盈亏上。

  他建议“同学们应该在知道怎么选股、怎么选择时机,基本面和技术层面的分析都掌握了以后,再真实地操作。”可是并非所有同学进入股票实盘交易之前,都做好了这些准备。

  会计专业的栾苗说她“不太懂,各种线也不会看”,就是跟着同学里的“股神”炒,人家买什么她也跟着买什么

  在北京理工大学机电学院就读的张旭倒是会看各种走势线。他感觉这和他们工科生会接触的一些工程机械原理挺像,寝室里几个同学热情都很高。至于基本面、公司成长性的分析,“我们都不太care(关心),反正现在的股市也不是真正的价值投资。”

  柯永曾上过名为“股票市场分析”的课,但觉得帮助不大。虽然为了写论文,他也查过一些资料,看了点技术指标,会画几条辅助线,“然而并没有什么用。那些理论,放在股市上看,有的说得通,有的说不通。”和许多接受采访的同学一样,他认为“炒股主要还是靠消息,更像是在赌博”。

  很少有人考虑亏损

  在采访的过程中,记者发现很少有大学生会去想亏了怎么办。各校各专业的同学面对这个问题,无一例外都会说同一句话:“现在这行情,就算亏,也亏不到哪里去。”

  “我觉得起码有一半的人,是因为现在牛市,随便买哪只股票都能赚钱,就进来的。”梁瑞说。她的感觉和《新华每日电讯》记者所做调查的结果相符,有51%的同学直言不讳自己炒股的目的“就是想趁牛市捞一笔”。

  和社会上股民常调侃的“侠之大者,为国接盘”不同,不少大学生深信国家对股市的调控能力。虽然也说不出明确的判断依据,但不少同学都相信牛市会持续到今年年底。一位受访的湖南师范大学中文系同学还诗意地认为:“股市会站上前所未有的1万点高峰,届时我将一览众山小”。

  即使是“并不太懂”就把两三万块投入股市的栾苗,也看得出创业板早已脱离价值的疯狂,但她还是坚信自己“肯定不会被套。就算有泡沫、有风险,但是国家会控制的。国家是不会让股民去兜底的。”

  和她相似,经历了5月28、29大盘连续两日的“跳水”,之前赚得都赔回去了,北京工商大学环境科学系的孙迪也仍然“感觉国家不会任由大盘这么崩下去。”

  毕业于北大经济学院金融系的季天鹤告诉《新华每日电讯》记者,他上大学期间,正好赶上上一波牛市,当时校园里洋溢着一模一样的炒股热情。现在回想起来,毕业后一直在金融领域工作的季天鹤觉得“当时还是不懂。虽然自以为懂得挺多,但当年我作为一个大三学生所能掌握的知识还是太少,老师虽然会提醒,但学校面对本科生的课程设置里,也没有一门关于风险控制的课。”

  资本市场是残酷的

  日前有江苏的媒体报道说,南京某大学男生寝室的夜聊话题中,“股票”已经超越“女生”,排名第一。这种情况在各地高校里也都差不多。

  一些同学因为炒股连作息都扳过来了。张凯隔壁寝室有个同学经常熬夜到天明然后睡一上午。自从开始炒股,这个同学每天早上8点半准会起来,等着9点半开盘。梁瑞的室友此前微博只关注明星八卦,现在则开始关注“大智慧通讯社”等炒股信息,“而且她真的是为了看盘,完全不听课。”

  在北京电影学院数字电影专业的李申看来,“大爷大妈还有各种小白散户跑步入场就是危险的信号。”他已经把在股市赚的钱拿出来创业了。可最近一两个月,仍然总有同学问他“该怎么开户”“买哪只股票好”,李申的回答一概是:“劝你别玩儿。”

  从10岁开始,他就以家长的名义,把压岁钱投入股市,现在22岁的他已经是个资深股民了。中学时代就经历过2008年开始的那轮熊市,李申直到去年才收回本来,早就充分领略到了资本市场的残酷。

  南葛也打算清仓了。他说炒股还是太消耗精力。上午九点半开盘的时间通常都在上专业课,只要掏出手机来看股票。“没有半小时肯定打不住。再一抬头,老师在讲什么已经跟不上了……”

  “自从开始炒股,我感觉校园生活就变得不美好了。”梁瑞的朋友圈里每天都能刷到股票信息,微信群里也都是七嘴八舌的讨论,让她避之不及。

  “同学们都是因为牛市入场,都很激进,投机心理很重,个个都奔着钱。”梁瑞说,这种浮躁的氛围她入学3年以来头一次感受得这么明显。“我真的不认为投入这么多精力在炒股上,是一件好事。”(文中受访学生均为化名)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编辑: 赵杨子       
微信公众号

相关阅读

中国经济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本网所刊登文章,除原创频道外,若无特别版权声明,均来自网络转载;
文章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其真实性由作者或稿源方负责;
如果您对稿件和图片等有版权及其它争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核实情况后进行相关删除。

联系电话:81785256;邮箱:cetcopyright@163.com

报纸订阅  关于我们  CET邮箱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中国经济新闻网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复制或建立镜像
联系电话:(010)81785256 投稿邮箱:cesnew@163.com wlzx@cet.com.cn
中国经济时报社 地址:北京市昌平区平西府王府街 邮政编码:102209 电话:(010)81785188(总机) (010)81785188-5100(编辑部) (010)81785186(广告部) (010)81785178(发行部) 传真:(010)81785121 电邮:info@cet.com.cn 站点地图 Copyright 2011 www.cet.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举报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京ICP备07019363号-1       京公网安备110114001037号